三国志x

  • A+
三国志x

外面下着小雨,小商小贩和孩子们的吵闹声将我从被窝中弄醒,起来一看时间,下午3点半了,觉得睡得也该差不多了(别怀疑,主角是家里蹲大学的),于是起来洗漱,先登陆网站,看看san10吧内有什么情况。 
  进入三国志10帖吧,一个名为“三国志10 Online点击进入查看详情”的帖子引起了我的注意,硬盘版san10已经玩腻的本人毫不犹豫的点击进入。   “诸位三国爱好者的福音,由潜龙国际网络技术总公司开发的一款三国类网游终于推出了,目前只开通了国内服务器,将于2017年7月10日17:00正式开放。详情请关注潜龙主页www。****。com”   一看这消息我直接进入潜龙公司的主页。发现里面只有一些公告与新闻,并没有一点游戏内部的东西可以参考,只是说此游戏是完全真实的虚拟类游戏,未满15岁的用户禁止游戏等等的废话,使玩家又恨又痒,调足了胃口。游戏程序在主页可以下载,只要传输到个人的头盔型电脑就可以在17点准时进入游戏了。 
  不管三七二十一,直接下载游戏程序,再一看时间已经16点多了,于是赶紧煮了两个咸鸡蛋,就着饭吃了,总算是解决了吃饭问题,这时头盔指示灯狂闪,提示游戏程序早已传输并安装完毕,一看时间刚刚好,还有15分,直接带上头盔,登陆游戏。 
  先是华丽的片头,全都是最新3D引擎制作出来的东西,完全达到了以假乱真的境界,三国的每个人物都没有登场,全是无名人在撕杀与战斗,最后是一场精彩的功城战,未知武将一挥手,无数战士推着功城器械冲向了城门,然后便进入的人物登陆画面。 
  电脑传来机械式的声音“请玩家输入姓名与表字。” 
  这么复古?作为一个云迷,想了想,风从龙,云从虎,就用风为字吧,“赵龙,字子风。” 
  “对不起,您输入的名字已重复。” 
  啥?这也重复?那叫“赵昂。” 
  “对不起…………” 
  连试了N个名字或表字,全都重复,真郁闷。最后终于以“赵子风,字慕云”这个名字可以使用。 
  “请确认样貌小学作文 ,原始样貌?修改样貌?自创样貌?” 
  我看了看自己这张娃娃脸,决定用原始样貌进行修改,将胡子留的重一些,有点像san10里的徐庶那个摸样,选择“确认。” 
  这时提示注册成功了,我一看表时间已经17点整了,我赶紧进入游戏。 
  人山人海的画面并没有出现,出生在了一个偏僻的小山村里,先摸了摸自己设定胡子,发现一跟毛都没有,看看自己的属性: 
  人物:赵子风 
  气血值150、内力值0、计谋值1、体力10、杀伤力1-2、防御力0-1、运气未知。 
  统帅1武力1智力1政治1魅力1名声0。。。。。竟然是五个1,比六一居士还少一,这怎么混啊?组队?这附近也没人啊!! 
  刚想打热线投诉,看见旁边坐着一个白胡子老头,正笑眯眯的盯着自己。强忍住发火的冲动做出最和善的笑容上前询问: 
  “大爷,这里是什么地方?” 
  “呵呵,小伙子,这里是新手生成人物的地方,每个人都有30点的初始属性,一会儿你要自己分配或随机分配。” 
  难怪我现在能力这么低,又问“大爷,那不知随机和自己分配有什么区别么?” 
  “随机就是为了照顾一些懒得设定的玩家,不过运气好的有时会有一项能力有惊喜。自己分配则比较麻烦,先把数据发给你。” 
  接着便从老头那传来一阵机械式的声音,不像刚才说话时的语气那么有感情,估计可能是固定的程式。 
  人物六大属性: 
  统帅:影响主角所率部队的整体攻击力与阵法变换。 
  武力:影响主角个人攻击力 
  智力:影响主角计谋效果(包括成功率与效果等等) 
  政治:影响主角执行内政时的效果。 
  魅力:影响主角的舌战攻击力和征兵人数。 
  名声:影响未知,在故事中会一点一点说明。 
  角色分为穿布衣的文官与穿铠甲的武官两种 
  文官分为三种: 
  1、谋士型:战场上不可或缺的军师。初级能力上限为:7 5 10 9 9 
  2、内政型:开发城市所必须的能臣。初级能力上限为:7 5 9 10 9 
  3、舌辩型:成霸业必备舌辩之名士。初级能力上限为:7 5 9 9 10 
  武官分为三种: 
  1、猛将型:战斗是总是冲在第一位的猛将。初级能力上限:7 10 7 7 9 
  2、帅将型:统领大军的人物,帅死则兵弱。初级能力上限:10 7 7 7 9 
  3、万能型:顾名思义,能力平均的人物。初级能力上限: 8 8 8 8 8 
  看完设定,刚要选统帅10的智谋类型,但是看到老头在旁边老神自在的,便上前试探“大爷,这统帅10的智谋型优势也太大了,是不是不公平啊?” 
  老头还是那样笑呵呵的回道“不然,我这里有5本测试之书,你可以先测试下资质,然后在选择也不迟,至于公平不公平嘛,进入游戏以后慢慢体会,自然就知道了。” 
  看到老头拿出来的5本书一顿暴汗。“浅谈兵法、花拳绣腿、脑筋急转弯、房屋开发简介、RP问题总集篇!”,这老头不是拿书来玩我的吧?想归想,还是把手放在每个书测试了一下资质。 
  测试结果:“兵法:可造之才,武力:上上之选,智力:谋略普通,政治:内政平平,魅力:很高。” 
  我看了看我这小身板,竟然还有学武的资质?不是这老头框我吧?看见老头一副肯定的样子,就选择了猛将型随机分配,将30加了上去。 
  能力标准变为:7 11 7 4 6。武力竟然变成了11,不过点数没多,还是只加了30点。看来老头没骗我。 
  老头笑眯眯的处理完,对我说道:“好了,看来你的运气和资质确实不错,以后升级时都按这个标准成长的,除非你有什么特殊的经历,现在送你去新手训练营去。” 
  老头说完,还不等我询问什么特殊经历,就被笑着的老头传送到了一个新的地方。 
  我被传送走以后,之间笑眯眯的白胡子白发的小老头瞬间变成了一个貌似潘安的白袍、银甲、亮银的白面将军(某龙尖叫!啊~~偶像,擦肩而过,哭死T-T)。 
  “呵呵,小伙子资质不错,咱们游戏里见了。”白光闪过,年轻将军已经消失在了村子里。 白光闪过,还没等我睁开眼睛,就已经被嘈杂的声音震得脑袋大了三圈,难道进了菜市场?恢复视觉以后,只见训练营里密密麻麻都是人头,一眼望不到边,基本都是寻求组队的,总算在双耳失聪以前在人群里找到了新手导航员“教头”。 
  “这里是第0117号新手训练营,我是这里的教头,有什么问题尽管问我吧。”话语虽然很好,但是从那教头靠着墙,手里用小刀削着木棍,爱理不理的样子,怎么看都不会让人觉得他是乐于助人的典范(废话!只能站在那里听新手的牢骚,换了你也会烦的。) 
  “呵呵,教头辛苦了,我的人物的字没有显示出来,而且修改后的胡子也没有,是出了什么问题么?”咱的态度还是很好的。 
  “哼~小屁孩,等出了训练营你才算正式成年,倒时候再考虑胡子和字的问题吧。” 
  这么拽?等出了训练营我就投诉你服务态度恶劣,不过现在还是忍了,看了看自己的包裹,连把武器都没有,赶紧问问有没有新手武器什么的。 
  “喔~当然有了,咱们都是很大方的,你可以选择一个主武器和副武器,另外还赠送两个小弟,不过以后的生活里,手下小弟们的消耗全都由你负责,好了,你可以为你的小弟选择职业了。” 
  赠送小弟?还有这好事?再一看能选择的手下还真是精彩啊,各种职业任您挑选,选择有“屠夫、农民、猎人、书童、说书的、画画的等等……” 
  “军爷,不知道可以不可以选择药师啊?”嘿嘿,假如有两个回复型的小弟,以后还怕什么? 
  “以你现在的名声,恐怕很难有药师会跟随你,而且这个训练营里也只有一个药师,想要征召药师的话还是到大城市再招吧,你现在只能从平民职业开始招募,最多可以招(等级10)个手下,至于统兵的熟练度就需要在以后的战斗中慢慢积累,统帅10或资质高的人熟练度则积累很快。如果名声高或官位高的话,说不定会有人前来投奔也说不定。” 
  原来是要名声的,看了看自己的名声为0叹了口气,算了,赠送两个小弟总比没有强,选了两个猎户。 
  马上我身边就多了两个小弟,看了看两猎户手上都拿着一张像柴火多过像武器的木弓,对于系统发放的新手武器也不抱太大信心,不过还是找教头讨要。 
  “我主武器选长,副武器选择单手剑。” 
  “恩,不错不错,算你有品位,知道我的手艺一向不错,你选的是猛将,这本《花拳绣腿》也一起给你吧”说完就把他手里刚削尖的木棍、木剑和书交给我。 
  我看了看被认为是木和木剑的木棍,又看了看《花拳绣腿》,有点发傻。不管了,先使着再说,装上木棍,拿起《花拳绣腿》选择学习,系统提示我领悟到了中级花拳绣腿,再看武功拦: 
  花拳绣腿(中级):江湖上卖艺杂耍的功夫,地摊货,仅仅比农民强一点。被动技能。 
  虽然早就猜到这个技能够烂,但是没想到这么烂!只比农民强一点么?唉~~~~而且这么烂的技能,以我上上之选的武功资质竟然只领悟到中级,也太麻烦了点吧? 
  唉~~难怪刚才那么多人寻求组队了,自己打也太自虐了,一边诅咒着设计者,一边向营门口走去,准备找个队伍。 
  “寻找打手~~”“洪兴帮招收帮众,金钱多多,效益多多,欢迎各位朋友加入”“统领天下招人中。。”“找帅哥练级~_~”“队伍招募战将”………… 
  各种口号,应有尽有,看一眼那个史前动物一边喊着“招帅哥”,一边猛向四周抛送秋天的菠菜,心里狠狠恶汗了一下,放弃找队伍的打算,连忙加快脚步穿过人群,准备在野地里直接招队伍加入。 总算从人群中挤了出来,来到营门口,队伍倒是不少,怪物却看不到一只,N多队伍在四处搜索移动着,这时附近刷了一只驯鹿,还没来得急蹦达,就被乱箭射死,“呼啦”一下,围上去一群屠户和猎人,扒皮的扒皮,卸肉的卸肉,剔骨的剔骨,转眼间鹿就化为数据回到了母亲的怀抱,怎是一个惨字可以描述的了啊,唉~~原来因为每个玩家的选择的小弟几乎都是猎户和屠户,虽然弓箭攻击不高,但是人数多啊,所以鹿一刷出来基本都是秒杀。 
  ‘看来我也有必要弄一张弓,虽然近身武器的伤害很高,但是打不到怪也没用,不会远程太吃亏了’看了看手中的木棍,如是想到。 
  先调出目前的人物属性: 
  人物:赵子风 
  等级:1 气血:150 内力:0 计谋:7 体力:20 
  攻击力:14~18(+2)(注:攻击力=武力+武器攻击力×武器强度+武器熟练;武器强度排列顺序:短兵刃类<单手持类<弓类<双手轻武器类<双手重武器类;武器熟练:该武器熟练度达到100%时,则该武器熟练+1级,熟练20级满。) 
  防御力:5~7(防御力=武力/2+防具防御力) 
  移动速度:10 运气:未知 
  统帅:7 武力:11 智力:7 政治:4 魅力:6 
  装备:新手布衣(防御0-1)、新手木(攻击1-5)、新手木剑(攻击2-3) 
  技能:中级花拳绣腿(攻击+2) 
  部队:见习猎户2人。(每天消耗一定数量的干粮或其他食物,消耗随人数增加而增加,如果3天不给饭钱,手下会逃跑或反叛。) 
  恩,计谋值随着智力变成了7,体力随着武力加了10点。晕~猎户竟然还是见习的?干粮?那是虾米东西?赶紧查看只有40格的包裹。 
  “干粮×3:行军用的干粮,可恢复体力10。”只够他们两个吃一天的,而我现在是身无分文(注:1锭=100两=10000文),如果今天不弄到钱,明天就得挨饿,真是吸血的游戏设定。 
  越看越烦,还是快点找到队伍吧。在营门口扫了一圈,漫天箭雨,根本就没有我插足的余地,于是只好带上两个小弟沿着训练营西面的山道向深处走去。 
  走了一段时间,终于在山道的北方草原附近发现一些人群,其中一个小队在砍杀着半人高的羚羊,从羚羊的刷怪速度和对方的人数来看,很适合我加入,为了避免不必要的误会,等那几人将手头的羚羊解决以后,才走过去跟对方打招呼。 
  “晚上好,在下赵子风,字慕云,选的是猛将,想找个队伍一起升级,不知各位意下如何?”话音刚落,就见那组的一个女玩家,眼里闪过一道执热的光线,仿佛看到一个会动的摇钱树,不过目光转瞬既逝,让我差点以为是我的错觉。 
  “呵呵,在下潘俊,字星运,选的是帅将,现在战将正是紧缺的时候,欢迎赵子风你的加入”那个看起来像队长的帅锅走过来一抱拳。 
  我看见其他人也是满脸终于解脱了的样子,虽然有些奇怪,但是还是选择加入。 
  互相介绍了之后,知道了那个看起来特别诚恳但是彪悍的叫流矢羽,字之伤,跟队长潘俊是拜把子的兄弟,两人带的小弟都是屠户和猎户,而之前我总觉得眼里冒金钱的女玩家叫水月无心,带了书童和猎户,另外一个一直不怎么说话,很文静的女生叫慕容雪,字伤雨,带了两个猎户。 
  “潘兄,刚刚你说战将紧缺是怎么回事?”将几人加为好友以后,一边指挥小弟放箭,一边用跟羚羊周旋,还顺便问问刚才潘说的那个话题。 
  “喔,云兄你有所不知,现在大部分人因为san10的关系,都选择了帅将或者军师,因为都喜欢统帅大军、威风凛凛的样子,所以战将少的可怜,刚才我和潘两人虽然都3级了,带着屠户小弟跟羚羊纠缠,还是砍得很是辛苦啊,另外两位女士是文官,总不能让她们上去砍羚羊啊,而云兄你虽然才1级但是攻击很高,有你的加入,砍起来就容易多了”流矢一副痛苦万分的样子如是说到。 
  经几人解释后知道,帅将得到的新手技能书是浅谈兵法,学习以后学到了初级兵法,组队时,所有队员攻击与防御会有1%的加成,但是队伍人数不能超过队长的所能统帅的总人数,否则加成会下降,现在队长潘3级,能带30人,我们5个人10个手下,一共15人,指挥起来如臂使指,相当灵活。 
  而谋士慕容MM学会的是火攻,但是现在在草原上不能使用,原因是风向不定,草原上会四处起火,自己人也会挨烧,这款游戏里可没有PK模式设定,就算被自己人砍到也会受伤。 
  水月无心学会的是舌辩之术,现在还是初级,在个人商店里可以享受到9折的优惠。 
  而内政型学会的则是农业开发,有不少人带着两个农民跟怪物硬磨,就是为了将来到了城市以后,利用农民和自己配合,赚农业经验。 
  据说目前游戏各个职业的能力都还有很大的发展空间,每个人将来可能会有更多的职业途径,一切全是未知。等人物到达10级以后,玩家会离开新手训练营,被传送到地图的各个地方进行游戏,到时候可以学会更多的特技。 
  他们解释的时候,我这里一边听着,一边跟半人高的羚羊缠斗,一沾既走,不给它攻击我的机会,而后面其他几人疯狂放箭,阻挡羚羊的步伐。 
  我战斗的时候还不敢太用力,为啥?这木棍不结实啊,万一断了还不得让羚羊顶个痛快?充分体会到了麻杆打狼,两头害怕是什么境界了。。 
  看看我前方潘和流矢两人的屠户轮着那把凶器“菜刀”与羚羊搏斗,再看看我的木棍,另我有种竟然不如人家屠夫凶悍的感觉。 
  解决了几头羚羊,终于在悦耳的铃声与其他几人的祝福声中迎来了升级。刚才太兴奋,没注意看提示,现在调出明细来仔细查看提示: 
  “升级了,统帅+1,武力+2,智力+1,魅力+1,气血+25,计谋+1,体力+3,移动速度+1。” 
  不是有主角最强论一说么?怎么我升一级加的还是那么少?这个时候不是应该RP大爆发,每级升级各项属性+2,然后一直领先其他玩家,借此成为游戏第一人什么的,怎么属性加的这么少? 
  (某龙:抱歉,虽然我写的是YY小说,但是还没BT到那种地步,所以……慕云:我要当强Y,不然就罢工,换主角! 
  某龙:是么?正好花茚老兄因为一直没出场郁闷了好久了,等我CALL他出场。花茚:谁叫我?出场吗?好啊!~我时刻准备着。慕云拿起木棍将花茚挑出对话框外,笑呵呵说:“我是开玩笑的,我就那么一说,咱继续。” 
  某龙:恩~我也就是那么一说,花茚,现在没你的事了,我会找机会让你出场的。)对话框外面的花茚:………… 
  “虽然武力+2,政治却1点也没加,而且只加了25滴血,也太少了吧?”看完数据以后我冲着队友抱怨到。 
  这时听到我抱怨的人一起抬头用愤然的表情对着我,流矢刚要说话,被无月心一脚踢开,秀眉倒竖冲我说道:“你升一级竟然加25点气血?我们文管升一级才5点,刚才慕容MMRP爆发,一下才涨7点血而已。”旁边的慕容MM虽然没说话,不过看表情也有点郁闷的样子,我向流矢和潘望去。 
  流矢见我看他马上就说:“是啊,我们帅将升一级才10点气血,不过潘刚才1级升2级时,统帅+2。而我却是2级升3级时,统帅+2,我们两个都是11 7 7 4 6的人物,怎么待遇就不一样呢?”“RP”潘的话音刚落,就被流矢扑上去一顿老拳。 
  喔~看来升级时能力为11的比较容易+2,但是还是看运气的,也就是说每次升级都有10%的机会+2,而我的政治只有40%的机会+1,所以这一级并没加政治,而10%的+2机会也被我碰到,说明运气也不错啊,不过升级五围平均才+1点是不是有点少了?(某龙:人心无足蛇吞象) 
  想完以后,起身看着因升级而体力恢复的身体,活动了下胳膊,上去继续跟羚羊拼命。 
  唉~发技能或普通攻击时是有体力消耗的,体力为1时则移动速度为平时的1%,比文官的正常移动速度还低,我又舍不得吃药,只好坐下来恢复体力,看着潘(队长)指挥着一群手下(包括我那两个见习猎人射箭),再观察中发现两个猎人能比平时更准确的击中羚羊的要害,虽然机会很低,但是还是比跟着我混的时候强的多了,那个兵法才初级就有这效果,真令我嫉妒。 
  看了看自己手下时虽然有经验,但是不如人家指挥的攻击高,花拳绣腿经验刚刚15%,而的熟练已经有60%了,剑的熟练因为一直没机会近战,所以熟练还是0%,不知道其他几人是怎么练了,好奇心驱使下,我向刚刚流矢他们询问,得到的回答确实千奇百怪。 
  流矢他们帅将的统帅经验只有在指挥部队或指挥玩家时才会增加,同样兵法也是只有统帅部队时才会增加熟练度,而他们每人本身主武器选的都是弓,可以在远处射箭,箭术熟练已经90%了。 
  慕容MM这些智将增长经验的方法是使用计谋和杀怪,看计谋相关书籍等,因为新手训练营没有计谋的书,所以她没选书童,选了两个猎人。 
  询问水月无心的时候,得到的回答竟然是给她50文作为情报费,或者舌战胜过她,看她智力9魅力10,而且还有舌辩之术,想胜过她无异于班门弄斧,而至于那虚幻的50文更是无能为力了,打了半天羚羊也不见暴出一文钱出来,真是冷血的作者(某龙:杀羊能掉出钱来么?再发牢骚就让你倒霉~),只能让猎户采集一些羊角和毛皮、羊肉等等,估计也卖不了几文,哪有50文给她? 
  她见我为难的样子便装成圣人一样,跟我说“既然相识一场,这些情报就免费送给你,另外还告诉你内政型人物的练级机密,不过你记得欠我一个人情”,说完还一脸你赚了表情。 
  记得某人说过“欠什么东西也不能欠人情,还不清啊”唉~~~~还没等我拒绝她的“好意”,她就以飞快的速度将资料大声念了出来,并且满脸的纯真,意思是你不要赖帐喔。。我只能闷头吃了这个亏,一定是刚才得罪了作者的关系,唉~~ 
  不仅打怪时有经验,原来舌战的时候是会加经验的,另外还能通过读书加经验,因为她不仅魅力10,而且政治为9,所以以后可以学习商业,可以先读一些相关的书籍,涨一些经验,但是重复的书则经验很少,难怪她会带一个书童了。 
  同理,内政型的则是发展农业、商业时会有相关经验,同时看相关的书也会增加经验。 
  聊聊打打,几人先后升为5级,而我也终于在大家的努力下升为5级,这时虽然还可以继续打羚羊,但是附近的人也开始多起来了,很多的人开始都因这里不暴钱而不喜欢来这里练,但是发现其他地方消耗太大,所以陆续回到这里,所以我们决定换一个地方练级。看了自己5级的状态,统帅11,武力17,智力10,政治6,魅力9,气血410,计谋10,体力30,移动速度15。花拳绣腿中级70%,初级法30%(熟练100以后学会的初级法)。移动速度刚才破天荒的加2,可能跟我一直在跟羚羊游斗有关吧? 
  我们几个在山贼所占寨子的山下张望着,从发现东面森林里到处是森林灰狼,又发现灰狼动作居然比我还灵活之后,就一直在这山道附近转悠,以期能碰到几个山贼来杀杀,之前在山道附近就发现了几个山贼,为了找到刷新点,我们尾随其后找到这里,发现刷新点在山寨之上。 
  正盼着呢,山上正好下来两个山贼,当下我们几人带小弟便冲了上去,我当然是头一个,因为我看上了那山贼拿的武器,人家的虽然也是木竿子,但头可是铁的,由于对方武器比我的木棍先进,所以我没用,准备上前肉搏缠住他。 
  可是没想到情况跟我想象的完全不是一个样,我看中的那个山贼确实一脸凶悍的像我扑来,可是另一个山贼却扭头就走,向山上跑去,我们一愣神之际,刚要嘲笑,一直很沉默的慕容MM这时出声道:“他可能是去请援兵了,拦住他!”说着指挥自己的猎人向那山贼发起攻击。这时我们几人也醒悟过来,还一边嘀咕,这破山贼智商这么高?竟然懂得请援兵,但是宁可信其有,不可信其无,连忙指挥猎人射箭,我则还是以铁头为目标。 
  更加出呼意料的是,那山贼竟然无视我,退后几步,大一轮,将我们几个软绵绵的小箭尽数挡下,将转了几圈以后,向前一划,阻止我逼近,然后横握木一副断后的的样子。 
  我向右侧一让,躲过他的木,忍不住对一个山贼喽罗能有这么熟练的法感到佩服,口里喊了一声“漂亮~,手却没停,右手化做手刀直取对方手腕,这我要定了!~ 
  那山贼见我想要抢夺他的兵刃,显然异常愤怒,木横挥,这一舞得甚急,离得很远都能听到风声。估计要是被他扫中,虽然是一木,也难免落个骨断筋折的下场。 
  我嘿嘿一笑,腰板用力,身体后仰,一个正宗的“铁板桥”,,堪堪躲过木的横扫,右手瞬间出现那把破木剑,顺着山贼的下三路,从下至上,狠狠的一记挑。 
  那山贼因横舞时用力过猛,而我又离他太近,怎么也想不明白我手上怎么会突然多出一把木剑,根本来不及反应就中招了。嚎叫一声,扔下木,双手捂着下身倒在地上打滚,一边还发出杀猪般的惨叫。 
  虽然写了很多字,但其实只是一个错身的功夫,潘流二人的屠夫这时赶到山贼近前,轮起菜刀对着还在打滚的山贼一顿狂砍,将山贼化成了数据,暴出了几文钱。 
  几人围上来,流矢对者我阴笑:“想不到云兄用时看起来一板一眼的,很是正气,怎么使剑的时候这么阴险啊?你也不挑把好剑,一剑下去送他见了阎王倒是好事,偏偏是把烂木剑,劈在身上真是砍不死你也疼死你啊~你看那山贼,啧~啧~啧~这个惨啊。唉~~”说完还不停地砸着嘴。 
  刚得到新兵器的我正在爱抚着铁头,自动忽视+无视流矢的凋侃。铁尖木:攻击3-8。 
  “好啊~~~比我那1-5的木棍强多了”潘流二人看着我一边流着口水一边摸,说不出的YD,纷纷伸出中指行鄙视礼。 
  正说笑间,旁边的慕容雪忍不住提醒道:“刚才那山贼可是去请援兵了,咱们怎么办?是打还是撤?” 
  流矢看着我还在那边擦着新武器,给了我一脚,分析道:“只是不知道这批援军人数多少,如果来个5-10个。可能还能勉强应付,要是来了4、50人,咱们也只有跑的份了。” 
  潘俊看了看四周甚是空旷,道路两旁虽然也有几棵树,但是树叶少得可怜,也没有什么其他可以埋伏的地方。 
  “这里不适合伏击,藏1、2个人还可以,这么多人勉强躲起来只会被对方察觉,不如大家暂时先撤,在远一点的山道上杀一些落单的山贼吧?”几人想了想,觉得潘说的不错,只好向远处迅速撤退。 
  正行走间,慕容雪突然停下来说“我们正可以借这个机会探探这个山寨的虚实,趁山贼人马出动之际,潜入山寨查探消息,方便以后的练级”潘听了点头说是,于是众人都将目光锁定在我身上。 
  “你们干嘛?这可是我好不容易才抢来的,要是上山暴出去可就白白了。” 
  几人听了先是鄙视了一番,然后水月无心跳出来说道:“刚才那场战斗只有你获得了战利品,而且我们几人当中唯有你这个猛将移动速度够快,你要是觉得带上去太危险,可以把交易给我,我帮你看管。嘿嘿。” 
  我一听,马上就不干了“别的,这我留着没准儿还能突围什么的,不然没个顺手的武器被人发现不是死定了?这个潜入任务就交给我吧”说完一脸勇于牺牲的样子,又换来无数中指。 
  几人交代了几句保重什么的就先去别的地方练级了,留下我一人,我的两个手下也租给潘了,我自己上山都危险,带着两个见习猎人反而更危险。 
  唉~~走一步算一步吧,冲着山道两旁的树上爬去,躲在树上,找了一堆树枝树叶,将自己挡起来,然后等着山贼路过。 
  过了没一会儿,就有一堆山贼吵吵嚷嚷的跑了过来,我一数,能有20+人,出了那个刀疤脸的头头,每个山贼都跟刚才我们杀死的差不多,估计在7、8级左右,而那个刀疤脸的头头估计最少要有10级,没准是新手训练营附近的BOSS之一。 
  等一群人走过之后,我从树上下来,刚把身上的树叶弄掉,系统就提示我学会“伪装”特技,能将自己溶入周围的景色(需要道具)来蒙骗敌人的视觉。 
  呵呵。不错。还学会了个技能,不过竟然还需要道具?像变色龙一样多好啊?唉~~ 
  高兴之余还不忘替那几个先跑的队友们祝福下,希望他们别被山贼追上,阿门~~~一边想着,一边向山上走去。之前山周围转悠的时候得知,这山只有北边一面能上下相通,其他三个方向则全是悬崖峭壁,而山贼的山寨又倚山而建,不得不说是一个易守难功的好战略地点,看来山贼之中也是人才济济啊。 
  至于水源则有一条河途径此山,但是下游还有一些村庄和人家,马上放弃了下毒这个省事而又省力的想法,因为毒死村民是要减名声的。。 
  假如是下蒙汗药,倒也可以,但是山上不可能所有人都同时饮水,而只要醒着的人向中毒人泼上一些清水就可治愈,从山寨的规模来看,至少有300 人,储存的水量一定不少,救醒全部中毒的人也不费多少时间,不实用啊,只能当作拖延战术,而下游的村民还要派水月无心去游说,不然虽是蒙汗药,也是要减名声的。 
  一边借着树枝、树叶和大树,躲过了好几批巡山者,这些巡逻队伍每隔1个时辰就能碰到一些,一队里有五个人,两个弓手,两个用,还有一个用刀的小队长,巡逻队伍人员搭配得很是合理,而巡逻时间也异常精准,空隙很小,并不容易潜入。 
  因为那些巡逻者并不像按照每2个时辰,换一批人巡逻,空间和时间都很大。而是估计有6批巡逻队同时在山上巡逻,到达山寨门口的间隔时间为每2个时辰一队,估计同时还有4-6批的巡逻队伍作为替补,虽然很耗人力,但是确实安全了许多。 
  不过还好这些山贼的素质都不是很好,从几个手下走路摇摇晃晃,还有一边打着哈欠的巡逻队长就能看出来。好不容易绕过巡逻队伍,脑子里却还在想。 
  怎么这群山贼这么规律化、军事化啊?不都说山贼属于无组织无纪律的么?敌人势弱时就“呼啦”一下,大家一起上;而敌人势大时则四散奔逃全跑光的那种么? 
  跟现在我看到的山寨情况完全不同啊,再想想刚才碰到那两个落单的山贼,一个懂得叫援军,而另一个则负责殿后,井井有序。游戏厂家把这些山贼设计得也太强了。 
  躲到山寨附近的树上,就看到寨子里有着各种各样的民房,不远处竟然还有好多农民在耕地,想必在山上开垦粮田一定很困难吧?而他们身上没有拷锁,满脸痛苦却一点反抗的样子都没有,估计也是生命受到威胁和压迫以后,渐渐的习惯放弃反抗了,当然也不排除是山贼们的家人。 
  山寨的中央有一个广场,大概是平时用来聚集贼众训练、开会或分发赃物的地方,没准儿有时候还客串一下刑场,现在广场里有些农民在交易或以物易物,看来平时他们就是这样交易的,毕竟肯来山贼窝里做生意的商人不多。 
  山寨的四周都有一个木搭的了望塔,而每个塔上都有两名哨兵,很不好对付。 
  又沿着山寨转了几圈,发现没有井口之类的其他水源,看来山寨确实只以山下那条河为水源。从民房的居住密度和民房占地面积很小来看,比正常的农户要少一些人口,一户人家大概有2-4个人就不错了。大概有100多户人家,去了本来就稀少老少与妇孺,大概山寨的兵力为200+人。 
  这时,出去掠夺的刀疤脸已经回来了,从那群山贼骂骂咧咧的样子就知道没什么收获,估计是让潘他们几人给跑了。 
  我见调查的差不多了,又等了一会儿,安静一些以后,才起身下山。七拐八绕的来到山脚,继续沿着道路走,准备返回新手训练营。 
  正行走间,在路上碰到一个落单的持刀山贼,上一次虽然杀了一个木山贼,但是毕竟纯熟侥幸,这回正好可以试试我自己的真正实力到底如何,在以后跟山贼的打斗中心里也好有个底。 
  不等山贼喊出那句经典对白,提便刺,不知道是不是我的幻觉,那山贼回了一个“你耍赖”的眼神,让我一阵恶汗。接着山贼根本无视我虚刺的一,直接轮刀就冲我面门砍来。 
  虽然我可以虚招变实招,先扎他一个窟窿,但是估计我也会被砍下半张脸然后屈辱地躺下,又不敢用竿去架,没法啊,人家那是铁刀,我那是木竿子,用一挡还不当场人和武器劈成两半? 
  只有中途变招,先是尖落地,以头为支撑点,左腿直踢对方持刀的右手腕,山贼马上变砍为切,要费了我这条腿。 
  我左腿去势不变,在刀将及腿的时候,左脚脚踝一转,正踹到对方刀面,同时腰身用力一扭,以为轴,抬右腿就是一记转身侧踢。 
  刚刚的一脚踹在刀面上,使那山贼重心偏向左边,而我这记转身踢正好踢在对方了右肋骨上,“噔”的一声,踢了个八成实,只听“啊!”的一声,山贼飞出好远。 
  眼看我之前设定好的一下拍就要随之落空,无奈~打着趁你病要你命的心理,只有左手用力将长顺着山贼的去势抛去,右手则换上木剑,准备上前补上两下。 
  可怜的山贼刚一落地,没等唉呦一声,就被随之而来的木从左侧刺入,右肩刺出,扎了对穿,眼看是不活了,我拿着木剑,上去补了两下,山贼就化为数据,只留下了那把扑刀和几文铜钱。 
  笑呵呵的回到新手营地,那个教头看着我拿的铁头木向他走来,点着头对我说道“小伙子不错,强壮了一些,看你的样子已经去过南面的山寨了,我这里有个任务,你有兴趣么?” 
  “什么任务?”“剿灭南方山寨的山贼!”什么?你当我是神仙啊?好几百人呢。 
  “你可以跟其他人一起完成这个任务,保证会给你一个不错的奖励”教头接着说道。 
  选择接受任务,然后与其他几人汇合,先将情报交给几人,然后又提到那个剿灭山贼的任务,众人纷纷摇头,贼众我寡啊,谁剿灭谁还不定呢。 
  正当家为了有奖励却不能拿叹息之时,慕容雪目光一闪,问道“任务可有时间限制?”“没有”“我有一计,定可叫那群山贼有来无回!”完


avatar

上一篇:“个性”“乖乖女”?!

下一篇:秋风中的遗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