逝去 年华

  • A+

看着桌上一道一道复杂的物理题,无聊的随意旋转着手中的笔,思绪却不知道已经飘移去了何方。

“喂,怎么。又在发呆啊,我要出去,让一下啊。”许久,我才从我的发呆中回过神来。同桌兼死党的楠楠在蹂躏我脸后愤愤而去,边走还边说我是呆子。看着窗外落叶纷飞,不由的又让我想起了那个初识你的秋。

说是初识,其实我们也已经认识了有两年了,只不过这两年中我们只是陌生的同学而已。你的话总是不多,坐在我前面,大多数时间都是看你在奋笔疾书,当时的我很是好奇,一个初中一年级的学生怎么会那么忙。可事实证明,是我太闲了。我是个很孤僻的人,我觉得这个词用来形容我是最好不过的。我没有别人欢乐的童年,我童年的多半记忆是呆在家里的。从小,我就由奶奶抚养,奶奶说女孩子就是应该待在家里的,年幼的我当然认为这是正确的。现在想来,是奶奶的思想太过腐旧了。小学毕业,妈妈将我接到她身边并让我上了一所国际的初中学校,学费自然是很贵,可妈妈说我应该历练历练。我虽然不懂得妈妈话中的意思,但也并不反对,自小我就知道一个原则,大人决定事的时候永远没有我说“不”的权利。就这样,小学五年的时光就结束了,看着身边互相留念的同学们,我只是落寞的走开。没有丝毫的不舍,那时的我或许是洒脱的吧。因为我从没在他们心中活过,小学的五年,对我来说是空白的。

当我再次踏入新的校园,新的班级,认识新的同学时,我想,我的初中生活也将如以往般匆匆而过吧。可是,却出现了你。你,或许是我今生第一个意外,也是今后所有意外的开端。是你,改变了我。我是个很格格不入的人,或许在外人眼里我甚至是有些怪异。这点我确实不否认,我自己都觉得有时自己的想法有些太过于惊世骇俗。到现在已经步入高中生活的我有时还在想那个你狂笑了十分钟最后得出结论说我是“傻瓜”的问题,为什么树要叫树不能叫草。我至今还记得那个秋天很凉爽,是我记忆中最美的秋天。因为在那个秋天我邂逅了你,那个打开我生命枷锁的你。那个偌大的校园里,一个班级不足三十个人的体育课,如果不是要好的同学,根本就碰不到同班的人。学校图书馆后有一个很大的菜园,具体是干什么的没人深究过,可是我喜欢那里。那里很安静,听着风卷着落叶在地上发出“沙,沙”的响声,感受着秋风拂面的惬意让我觉得自己的内心得到了前所未有的安宁。每一天,每一天。我其实都很害怕,小学五十几人的班级,我可以当作空气般的存在,而初中不足三十人的班级却不允许我这么做。偶尔下课过来几个开朗的女同学和我来搭话其实我都很胆怯,只有我知道在那胆怯中还藏了一丝丝欣喜。其实,我想我是想成为他们那样的人吧。可以肆无忌惮的谈笑、玩耍。可以小聚一帮谈论哪个明星很帅,哪首歌很好听,班级里谁和谁的一些小八卦。在这个班级里,生平,我第一次有种小小的感情在心底滋生着,那种感情叫羡慕。

我没想过那个菜园子会有人去,毕竟大家都会喜欢体育场那样的地方。可是,偏偏你就在那里出现了。我看见了,在你看见我时眼睛当中一闪而过的惊愕。我想,那天你一定心情不好吧,因为,你眼中的落寞渲染了你身边的景物,让黄橙橙的麦穗都失去了它的可爱。没来由的你说了一句“能陪陪我么?”我不知道当时孤僻的我怎么会答应你的邀请,可是我却还是答应了,没有为什么,现在说出来都有些可笑,当时就感觉应该是你在吸引我。对,是你在吸引我。

我和你就这样在菜园子中闲逛,你什么也不说,我也不想问。一节课过后,我们就还像什么也没发生过一样还是陌生的同学,就好像,我们从没在那个黄橙橙的菜园子中相遇一般。

我学习不算好,当然,最后我总结原因是因为我很闲的缘故。而你明明就坐在我前面却考了全学年第一。当时的我,第一次感觉在内心小小的伤了自尊。原来,自那天起,我竟然开始注意你,然后,看见学业出色的你,莫名的有种伤自尊的感觉。那天中午,我没去吃饭,而是独自躲在桌子低下哭泣,第一次,来这个班级第一次这么想哭,孤独、寂寞、空虚、害怕。几乎同时袭上心头,当时是我第一次感觉到原来我好痛苦。或许那首歌唱的确实很好“阳光总在风雨后”。注定了,在阴霾过后总会出现那耀眼的阳光,而你,就是我的阳光。当你用你那不是很大的手蹂躏我的短发并发出“咯,咯”的笑声,然后像哄小孩子般哄着哭成泪人的我时。有种奇异的感觉充斥了我的胸膛,当时的我傻傻的认为你是奇迹,因为在你出现的那一刻,孤独、寂寞、空虚、害怕都仿佛如同那片片枯黄的落叶一般随风消逝。至今,我都还记得你稚嫩的童声生涩的向我说着“我们成为朋友吧”

avatar

上一篇:忆儿时往事

下一篇:临河人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