童话的谎言

  • A+

打小他就是一个爱听故事的男孩,父母经常都给他听。似乎对于所有的故事,他都充满了喜爱。有的故事他的父母甚至都快能一字不差的背下来了,他还是百听不厌。这是他的父母既高兴又为难。

对于他来说,他不在乎父母怎样想,他想听就叫父母给他讲,这不能算是自私,因为他还没有学过自私这个词语的意思。在他看来,每个故事都有自己独特的魅力,而每个故事的魅力是无穷无尽的,每一句话甚至每一个词语都是充满着活力,能给人带来无尽想想的。总之他认为这没什么,而且对于故事的喜爱也从没减少过。

直到有一次。

那一天,母亲已经忘记这是第几十次为他讲白雪公主的故事了。母亲正在不耐烦之时,他却死乞白赖的缠着母亲,非要问这是什么时候的故事。起初母亲回答很久很久一前。他仍旧不依不饶,很久以前到底是多久,到底是几百年前,还是几千年前?母亲忍无可忍。

“这些故事都是假的,根本就没有这些事情。”母亲说道。

“为什么?”他有些惊讶。

“现实的生活中根本就不存在这些人和这些事情,这都是那些作家用来欺骗小孩子的故事,没有任何历史可以考证。”母亲斩钉截铁的说到。

他虽然不明白没有任何历史可以考证是什么意思,但是他听明白了,这一切一切,他所向往的生活,他所追求的东西,都是一堆又一堆的谎言,欺骗小孩子,逗小孩子开心的故事。是谎言,根本不存在这些,一点都不存在。他有些哽咽“都是假的吗?所有的故事?”

“是的!”母亲忽然觉得很有成就感,她觉得自己以后再也不用给他讲故事了。

他终于忍不住了,他不明白,为什么这些让他充满向往的故事都是假的。他不明白,为什么那些作家要把这样美好的东西用作欺骗。为什么这样的谎言那么吸引人。他跑回屋里放声大哭。

母亲恍然想到了什么,但为时已晚。什么话都说出去了,就像泼出去的水,收不回来的。

从那天起,他变了一个人,虽然外表还是那么可爱,只是再也不听任何的故事,再也不看任何童话书了。但是内心里,他对那些故事和那些作家充满了仇恨和鄙夷。当他看到别的小孩子还在听故事的时候,他竟有些庆幸,庆幸他早早的拜托了这谎言。

他就这样,在没有任何“童话的谎言”中度过了他的童年。在别人看来他和其他孩子没有什么两样,但是在他的父母眼中,他似乎缺少了其他孩子有的什么东西。这个感觉他自己也有,他总感觉自己和别人孩子不太一样。那里不一样他也说不清。

光阴似箭,二十年后。他有了自己的家。但是在这二十年中,他渐渐的觉得缺少的东西越来越多。他为了讽刺那些童话故事家而成为了一个哲学作家。他曾经在报纸上发表过一篇名为《童话的谎言》的文章,陈述了那些童话故事,是对儿童的无情的谎言,是欺骗!他指责那些童话故事作家是自欺欺人,他甚至鄙夷过安徒生。。。指的他欣慰的是,虽然他的观点遭到了一些人的反对抗议,但有些人却十分认可他。

很快,他有些自己的孩子,是个男孩子。慢慢的,上了小学的儿子知道了自己的父亲是个作家之后,变得万分高兴。他认为父亲的头脑里一定有着无数奇妙的故事。于是儿子便总是缠着他,让他讲故事。在他看来,自己曾经收到了童话的谎言的欺骗,如今他不能让儿子也受到这种欺骗。这是对儿子的一种爱,一种特殊的爱。但爱有对的也有错的。。。

他也给儿子讲故事,但不同于别的家长,他讲的,是古今中外的历史故事和名人故事。是个正常的孩子在这个年龄都不会喜欢听这些的。

一次他的儿子从邻居家里回来便缠着他要他讲白雪公主的故事。

白雪公主的故事。这一词语触碰了他的心。他勃然大怒,质问儿子从哪里听说的!儿子不知所措,怯生生的说是从邻居家里听的,没听够,要爸爸再讲一边。他一怒之下,不让自己的儿子和邻居来往了。

有一天,一个关于童话时候该存在的辩论会邀请了他作为反方,他便把他对于童话故事的“简介”毫无保留的说了出来。并告诉在场的家长,老师,已经学生,他的童年和童话是断绝关系的有关的只有那些真是的历史故事和名人故事。

台下静悄悄的,每个人都在思考着这个问题:童话的谎言,到底是否应该存在呢?很多的人都觉得,童话的谎言无关紧要,毕竟这个谎言没有任何恶意。但终究没有找到反驳他的关键所在。正在他洋洋自得,认为又赢得了一场辩论赛时。台下一个小孩子胆怯的站了起来。“那,您的童年快乐吗?”小男孩十分紧张,正是他的儿子。

他被着一想不到的问题所轰击。快乐吗?他有些动摇,有些不知道该如何回答。

avatar

上一篇:当爱迪生遇到手机

下一篇:成长有痕,寂寞无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