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社会关注】直击中考学位争夺战

  • A+

  一个客观现实是,优质学位的紧张,让部分家长可谓不惜一切代价,从小学便开始做准备,稳进名校是他们的终极目标。

  7月21日,一则视频显示,杭州一今年参加中考的女孩因没有被余杭的中学录取,在家被妈妈责备了两句,从高层窗户跳下,紧接着孩子母亲也纵身跃下,母女身亡。

  这是一则令人痛心的新闻。但是,初升高50%的录取率却是摆在千万家长和孩子面前的一道鸿沟。

  在很多人看来,中考逐渐成为比高考更重要的一次人生大考,2022年的暑假,一场激烈的中考学位争夺战正在上演。

  录取分数线大幅提高

  “自7月份以来,我所有的陌生电话都不接。”广东某市教育局局长在接受《小康》杂志、中国小康网记者采访时说,这两个月以来,每天都有数十个电话打入他的手机,他不是不想接,是没有办法接,因为多数都是为孩子升学学位而来,有小升初的,也有初升高的。“我接了电话,能力有限,给不了他们学位,干脆拒接。”

  中考分数出来之后,许多认为孩子考得“还可以”的家长,在录取分数线出来之后,焦虑便已开始。

  今年是广州“双减”实施后的首次中考,也是“新中考”落地实施第二年。7月12日,广州市2022年中考第一批次录取投档结束,当日进行第一批次计划投档录取,共录取普通高中特长生、自主招生类学生、外语类与艺术类学生及港澳子弟班学生4199人,中职三二分段和省级以上重点特色专业5032人,录取人数较去年明显增加。

  广州中考第一批录取分数线,广东省实验中学为766分,华南师范大学附属中学为764分。广州“六大名校”(省实、华附、二中、执信、广雅、广附)、深圳“四大名校”(深中、深外、深实、深高)等广州、深圳头部中学,录取分数线都在700分以上。

  在学生的中考成绩公布之后,不少家长与学生都对自己考取的分数感到十分满意,甚至认为进入重点高中已经成为板上钉钉的事情,但是在了解了大部分考生获得的分数之后却开始感到十分疑惑,原因是考取高分的学生人数增加了不少,甚至有些学生还获得了满分。“这个结果必然会对学生是否能够被高中录取造成不小的影响,因为高中录取更多的是参考学生的排名情况,择优录取。”

  一位浙江的中考学生告诉记者,他考得了630分,按照以往的经验,这个成绩想要进入一所重点高中并不是什么难事,但没想到当地今年的普通高中录取线竟然设置在656分,“我考了600多分,却无缘于一所普通公办高中,只能选择进入私立高中就读。”

  考生的整体成绩提升,拉高了录取分数线,受影响最大的还是一些家庭条件一般的落榜学生,私立高中的收费标准普遍较高,这部分学生大概率会被职校录取。

  另外,这届考生中得高分者众多,也从一个侧面说明考试的难度不大。对此,一些家长提出质疑,“无法理解为何将试题的难度下调,这样做对于考生升学来说其实没有任何的意义,因为考生即使获得了高分也会因为排名靠后而失去被高中录取的机会。”

  据一位专家分析,将试题的难度下调,其实也是出于现实因素的考虑,因为本届的考生受到“双减”政策的影响,在初三阶段可能并没有太多来自学习上的压力,“因为国家规定需要帮助学生们减压,所以才会将中考题目的难度下调不少。”

  该专家强调,这是为了能够尽量鼓励学生们,也为了能够让家长与学生知道不需要再继续内卷,因为只要掌握了基础知识就可以在考试中获得高分,不需要像以往的学生一样专研各种难题。“只是没有想到能够获得高分的学生太多了,而且这样做对于学生是否能够升学的结果来说确实没有任何的影响,考取更高的分数能够获得更高名次的学生才能够有升学的机会,中考的难度还是没有得到任何的改变,学生还是会为了能够升学而继续内卷。”

  2022年广州中考报名人数是111464人,比2021年中考报名人数多20920人。今年中考人数最多的分段是680~710分,2021年广州中考人数最多的分段是630~670分, 说明中上分段考生竞争比较激烈,特别是针对区属优质高中名额的抢夺。

  卓越教育中考政策资深研究员伍睿分析,今年广州中考报考人数增加约2万人,也加剧了竞争,学校分数水涨船高。“今年分数普遍上涨,今年的700分相当于去年的669分。从《2022年广州市中考分数段统计表(含各项政策性加分)》来看,750分以上考生为1452人,占比1.3%;而去年750分以上考生为240人,占比0.27%。今年690分以上考生22100人,占比19.83%;去年这两个数字分别为10959人、12.1%。”

  伍睿强调,如果家长没有相对分数和排位的概念,只考虑绝对分值,就更容易感觉高分“滑档”严重。

  生源和学位的冲突

  尽管最近两年新冠疫情对广东经济造成影响,但并未对广东外来人口的增加造成重大影响。“尤其是广州、深圳这样的一线城市,医疗、教育等公共服务的优越性,非一般内地城市可比。”来自湖北的新东莞人朱晓晓如是对《小康》杂志、中国小康网记者说。

  2012—2021年十年间,珠三角九市人口增加近2200万人,外来人口占到常住人口的一半。

  而这些新广东人,无论是否户口留在广东,他们都在想方设法让孩子留在广东参加小、中、高升学。“这也是我们这一代人努力奋斗的目标之一。”朱晓晓说。

  在珠三角,约3900万外来人口构成其经济腾飞的底色,其中不乏朱晓晓这般“拖儿带女”举家赴粤者,带来的是超400万流动儿童的上学需求。

  广州中考四批录取完成后,家长圈中流传“滑档”人数达到1.4万人。广州市招考办公布的数据显示,普高最低控制线545分,全市上线学生约7.25万人,普高学位为6.2374万个,其中公办5.52万个。也就是说,约1万上线学生将录不到普高。

  去年普高计划56157人,上普高线考生65601人,也有约1万上线学生录不到普高。

  2020年,深圳市教育局一项摸底调查同样显示“欠账”之巨:截至当年,全市有近350块义务教育规划用地、770块幼儿园规划用地已规划未实施,相当于欠下55万个公办义务教育学位、23万个幼儿园学位。而这一年,深圳义务教育学位缺口达5万个。

  因学位不足,深圳2019年公办高中录取率仅45%,家长为“一半孩子上不了高中”炸锅。第二年,时任深圳市副市长王立新承认,“不搞大规模的(学位)建设是肯定不行的,过去40年公办高中是10万个,未来三年(要)建6万个”。

  但多位教育界人士反映,真正引发“巨变”的,是中央下达的一项“硬要求”:2021年5月,中共中央办公厅、国务院办公厅下发《关于规范民办义务教育发展的意见》,该文件及相关会议精神明确,各地民办义务教育在校生省级占比不得超过5%,县级占比不得超过15%。

  彼时,广州、深圳、东莞民办义务教育占比分别约为29%、33%、64%,远高于全国约10%的平均水平。控比至5%,意味着要扭转珠三角长期以来用民办补足公办、公办民办协同发展的教育格局,让政府对千万级城市人口的教育刚需负主体责任。

  民办学校学位的压缩,给本来就已经焦虑的家长无疑带来了更多的恐慌。

  另一方面,高中生作文,多名学者、官员坦言,要广东在2~3年内达到中央要求,难上加难。深圳市教育局测算,要在“十四五”期间把民办义务教育占比控制到15%,除补足前述55万个公办学位欠账外,还需要新增规划30所2000人规模的学校。东莞缺口更大:《财新》估算,即使在2025年前投入300亿元新改扩建中小学210所,也只能将民办义务教育占比降至约35%。“镇政府每年可支配财政资金30亿元,教育日常开支就要花2亿多元,去年(2020年)光新建、扩建学校又多花了将近10亿元,长此以往,靠地方财政根本无法兜底。”东莞某镇干部曾这样向新华网反映。

  需要注意的是,随着首批“二孩”长大,未来几年正是基础教育入学高峰期。据广东省教育厅预测数据,广东学前教育入学需求在2022年达到峰值,小学在2025年达到高峰;到2025年,该省基础教育学龄人口将达到2290万人。

  毫无疑问,未来中考升学竞争会更激烈。

  超前预备的中考

  “面对竞争如此激烈的中考,我们必须从长计议。”广州越秀区某小学三年级学生家长黄虹对《小康》杂志、中国小康网记者说,为了能上一所理想的高中,在选择初中时就首先考虑可以初高直升的学校,而要保证直升,小升初之前就得做好准备。“只要小升初上了好的初中,升高压力就没有那么大了。”根据记者的调查,像黄虹这样“从长计议”的家长,在广州二年级到六年级不是少数。

  “如果说不知道,只是你还没有进入这个圈子而已。”黄虹说。

  据她解释,这个“圈子”的学生一般都是广州各个学校的尖子生,尤其是头部学校,包括民办学校。这些家长非常了解华附、省实、广大附、广外附、二中、六中、广雅等中学尖子班录取的条件。“华附小升初奥班,英语最少过了KET,一个奥数华杯一等奖,这是最基本的条件。如果英语有了PET,两个奥数华杯小高一等奖,再加上有迎春杯、希望杯等赛事奖项,那就基本稳了。”黄虹如是对记者说。

  这些家长对每个学校的招生条件了如指掌,然后各自根据自己的孩子学习情况,设定考录目标学校,争取在小学五年级以下拿下对应学校需要的各种证书。黄虹儿子今年9月份升读三年级,目前已过KET,已有一张奥数华杯二等奖。离心仪的初中录取条件还有很大的距离,但他表示有信心,“在六年级之前还有三年的时间做准备。”

  而马上升学四年级的邓星语,英语在三年级上学期过了KET,今年10月份考PET,目前整个暑假都在备考,为此,还特意请了一个家教专心学英语。奥数拿下了一张华杯一等奖,两张希望杯二等奖,编程蓝桥杯全国一等奖……邓星语妈妈说,在接下来的两年只要保持正常的发展,不出意外的话,广州头部四大学校在六年级之前便会向孩子提出录取意向。

  记者在与这个“圈子”的多位家长采访中了解到,这个过程很漫长,也很艰辛,无论是时间精力还是经济上都需要付出巨大代价,但所有的家长都表示,这是最有价值的投资。“家长、孩子努力辛苦几年,上了初中之后,路会好走很多。”

  据《羊城晚报》统计,2022年,广州有116所、占比近45%的民办小学提高了学费。部分打工子弟学校,如黄埔东晖学校学费上调至9000元/学期,涨幅155.0%,白云区江南明珠小学8000元/学期,涨幅122.2%。去年白云区有16所民小年收费不超过1万元,今年仅有4所;天河区则从7所下降至3所。

  白云区57所民办小学中,有53所小学因报名人数超额参与摇号,超1.2万家长摇号6000余个学位。

  黄埔区9所民办初中,打工子弟生源为主的4所学校共5个班额,均参与摇号。7月上旬,首轮摇号结果刚出,部分落选的家长质问教育局,升学的承诺为何没有兑现。

  东莞、深圳也有不同幅度的动作。今年4月底起,东莞教育局要求镇街教育管理中心严格清查各小学、中学学位。深圳2020年修订《深圳市民办中小学设置标准》,将民办小学每班“45人以内”修改为“40人以内”,亦间接调减民办招生规模。

  在中央明确民办义务教育在校生5%控比后,河南郸城县、鹿邑县等地,先后出现政府强制乡村民办校停招,上万名学生临时分流的局面。有河南前车之鉴,广东未见“一刀切关停”等激进手段,但对家长、对学校的限制已渐进展开。

  作者:《小康》·中国小康网  记者刘建华

  责编:刘彦华

  制作:李旭颖

  校对:柒月

  审核:龚紫陌

avatar

上一篇:《五年中考三年模拟》(2022版、年级科目任选) 4.69元

下一篇:中考总分多少 各科都是多少分2022